不是在游移是否要買下桃紅或粉紅的衣服,

不是說該不該在漲跌互見之間脫手賣出或下單,

每天都有分岔路,每天都有一點壞情緒,每天覺得自己像困住的野獸。

食之無味,棄之可惜,雞肋般生活著。

我血滴子般張牙舞爪,卻像是花拳繡腿,我嘲笑著自己。

我有點累。

 

我不是願意,我不甘願著。

我選擇,在樹枝狀迷宮圖裡,回頭太難,      無光。

 

 

yeo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