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時候我們都必須堅強,無論是否為假裝,告訴彼此ㄧ定要堅強。
但是我們不能忽略身心脆弱的那一部份,有時候必須讓他功能性地顯現出來。

所謂功能我的解釋如下:
如果說身體疼痛產生警訊告訴你該去治療,那麼心靈的創傷得透過啜泣、皺眉、文字或言語的抒發,才有辦法讓朋友幫助你。你可以求救,必須求救。

情緒水庫在暴風過後總有鬱積過多的壞水,我們向夏禹師法疏濬之訣竅,訴說與傾聽是治水必備工程。


流行歌唱著可不可以不勇敢,可以嗎?
單獨地誠實面對自己時,
我想,
就是最勇敢的時刻。

既然我們能夠如此勇敢誠實面對自己,那麼,表現無助、示弱,是有多難?

讓我們著手建立前提!

yeo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