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言蜚語

我可以改變世界 改變自己 改變龜毛 改變小氣
要一直 努力努力 永不放棄 才可以 改變世界 C'mon 改變自己     -王力宏.改變自己

 本事

        日前聯合報報導自由時報刊登一張教宗接見法蘭瓷總裁見面的照片造假,因為原照片中的聯合報發行人王效蘭被刪去了,對此自由時報堅稱,照片是由法藍瓷提供絕對沒有變造,法蘭瓷方面則低調不回應,今日自由時報公佈事件發酵後法蘭瓷公關與記者的電話錄音,對話中主要是想雙方共同擔責,還提及當時乃自由時報記者看到原本法蘭瓷提供的照片中有王女士,於是請法蘭瓷換一張沒有王女的照片給他,於是法蘭瓷做了一張給他。

        其中的玄機就在於自由時報知不知道後來換的照片是經過法蘭瓷修改的,時至今日,兩造都希望事情告一段落,目前的說法是自由時報否認知情,法蘭瓷已然噤聲,自由公佈的是後續的錄音以及電子郵件往來,電子郵件紀錄是否有所保留也是大家關注的焦點。

觀點

事件其實不是那麼單純的,綜合網路論壇以及BBS的看法,我摘錄幾項讓大家思考:


1.法蘭瓷噤聲是賣自由面子?如果證實自由時報知情,則嚴重影響新聞倫理,後果不堪設想,自由之前曾引用法新社的照片,照片為一名股民翻看聯合報報紙看行情,自由引用刊登時將報眉改成自由時報。

2.新聞室控制?記者無論是受上意指使或自揣上意,不希望王效蘭女士出現於照片中,畢竟她是對手報紙的發行人,於是要求公關換照片。

3.由於出包的是自由時報,爆料的是聯合報,這一綠一藍政治觀點大不同的報紙對上了,卻也湧入一群政治色彩鮮明的看倌,綠的袒護,他們可能的說詞是「這種公關報導誇大是常見的事,何況只是照片少了一個人,對整篇報導不構成影響」。藍的當然抓住機會翻自由時報舊帳,將自由時報先前對綠營不利的許多避重就輕報導拿出來檢討,另闢了一個戰場。

4.新聞廣告化,廣告新聞化?其實跟多年前相較,我們看到的新聞明顯多了很多假議題與假事件,該為台灣公關發展蓬勃給點掌聲?

5.自由時報記者偷錄音!偷錄音之外,也在未告知對方的狀況下公布錄音,雖為保護自己,卻也透露了這是個全民公敵的時代,據說張姓記者和法蘭瓷公關陳小姐是多年要好的朋友,你會犧牲小我(友情)完成大我(報社信譽、後半輩子的記者生涯)嗎?

回到了8年前的課堂
 
       自由時報我不常看,但他的副刊真的編得不錯,我只是偶爾會拿起政治新聞版面來看看它對新聞事件的有趣詮釋,偶而也會拿聯合報來看,但最中肯的無非是蘋果日報了,蘋果當時被妖魔化也真是錯怪黎佬了,但社會新聞過於腥羶也是不爭的事實。


       假照片事件衍伸了許多有趣的說法(如新聞連結),但是種種說法我耳裡聽到的卻是八年前社會學的課堂上的一場辯論,大概是談論到如何憑一己之力改變社會,A方說要堅持理想、正義不妥協,還強調不可和社會同流合污;B方著重方法,所有理想跟正義是最終目標,以妥協來換取能夠改變世界的一點力量。


      課堂有激烈的攻防,A說B妥協了之後就會迷失,而且玷汙了原有的信念;B說A不切實際,空有理想卻沒有方法,最後會是一事無成的藝術家。回味至此,咀嚼了當時的對話,回到了現在,似乎我們的社會沒有向上提升,而大環境向下沉淪了,這些人去了哪裡?當了記者的人有發酵自己的信念嗎?還是其實沒有信念?堅持理想的人繼續堅持了嗎?還是礙於填飽肚子有些退讓?或者沒有參與辯論的C方繼續沉默,填飽肚子無聊時候打打嘴砲,還說就讓我們交給下一代吧,自己就躲起來了。


        今昔對比,感觸良多。自由時報的記者可能是B吧,只是她迷惘了,被控制了。你問我是哪一種,課堂上我是沉默的C,但是我偷偷贊同B,並承認自己沒有A的勇氣,連說出口這種打嘴砲的話的勇氣都沒有。

        不過我正試圖走B的方式,在可以接受的工作權限內,其實我已經在偷渡我認為對的信念,透過之前做的節目平台推廣真善美的事物,並且偶而寫寫字,透過這些微薄的人氣值傳遞著我認為對的事,並且我開始厭惡沒有看法的C,沉默的C就像不轉動的輪子,社會會因他們停滯不前,至少也許你沉默,但是你行動!

        法蘭瓷與自由時報的事件只是亂象的冰山一角,社會開始破窗效應,我們應該趕緊補救。
        王力宏的歌聲開始播放了,他唱著

       
      「我可以改變世界 改變自己 改變龜毛 改變小氣
           要一直 努力努力 永不放棄 才可以 改變世界 C'mon 改變自己」

新聞連結
 
(貼心小叮嚀:
  看新聞時就像買東西要看保存期限一樣,別忘了要看一下新聞來源喔)

媒觀認為自由時報新聞作業控管不當應道歉

有前科!自由時報竄改照片

理想媒體大調查 報紙類蘋果第一 自由居次

法藍瓷公關陳玉瑛坦承 做主修片

張寧馨:一念之仁 做了不利自己陳述

yeo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路過蜻蜓
  • 我一點也想不起來你說八年前社會學的那場辯論...
    是我沒上課,還是當時恍了神?
    走出校園,才體會到理想之外,更要認清事實,
    那些正義,清流的理念,
    遇到了大環境的趨勢,
    老闆的指示.
    以及同儕壓力的吞噬,
    要走樣與背棄其實根本不是難事...
    當然,
    更包括了出賣朋友這檔事...

    或許自由時報記者唯一做對的,
    就是真的沒有自己修改照片,
    新聞媒體追求的真實,
    最後只剩下這點價值,
    傳播系的畢業生真不知是該自覺慶幸還是羞恥了...
  • 可能是一開學的前幾堂課
    都還沒能認識你們
    但我印象很深 因為課題很有趣
    至少 在我心裡這堂課是在的
    看不見 可是依舊存在

    套句李安電影常用的宣傳詞
    「每個人心裡,都有一堂社會學。」

    yeong 於 2008/01/08 16:38 回覆

  • mie1218
  • 我的心裡只有排球場~:p

    好啦,我來玩樂的~

    以前我們好像比較少這種同學之間的爭論,大多都在思考著怎麼跟教授們對抗,前陣子有學弟妹來參觀電台,聊著聊著發現,我還是相當懷念以前的大學生活,還有一些我已經忘記他們在教些什麼的好老師們...
  • 我覺得老師教什麼很有可能都被忘記,
    重要的是我們內化了什麼。
    就像幼稚園開始我們有些人背唐詩三百首,
    等到哪一天跟詩人遇到同樣的情境,
    這些詩句就浮現了,如影隨形地。

    yeong 於 2008/01/16 12:36 回覆

  • 路過蜻蜓
  • 好一個"內化"...
    就像你說的,"看不見 可是依舊存在",
    這不正是國文課本裡 蔣故總統經國先生的文章名嗎?
  • >///<
    被發現了

    yeong 於 2008/01/16 13:53 回覆

  • lgenius
  • 好像是有那麼一場辯論,但是我還真的忘記了
    小花有上場吧?cc好像也有的樣子~
  • 是不是 有證人了!

    不過,大一的時候我很封閉,更不可能上場了
    總之有就是了

    yeong 於 2008/03/10 22:33 回覆

【 X 關閉 】

【PIXNET 痞客邦】國外旅遊調查
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

填完問卷將有機會獲得心動好禮哦(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

立即填寫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