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言蜚語

目前日期文章:200905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雋永

我們以文字、以影像、以音樂、以怒罵、以一段旅行。

無常

一場意外、葬禮、一場病?總是那樣的猜不透。

火車

最常帶我逃走以及回歸的工具。

電腦螢幕

關機時,黑色屏幕反射的終究是自己。

 

yeo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I don't care. 我用我所剩不多的特權,說出我不想隱藏的看法跟情緒,這一項我未來會喪失的特權有賞味期限,不用白不用。

可能替我擔心了,你們。

更早以前,我是個乖寶寶,我啃食著書本的知識,照本宣科;終於我足夠大了一點,我有了詮釋、有了看法,足以說出一篇邏輯通順的道理,後來,我更樂於戳破冠冕堂皇,那虛幻的大餅跟有礙健康的糖衣。

然後有人提醒,這樣好嗎?

這樣不好嗎?當個噤聲的寒蟬,塞住自己的大嘴,吞忍不合理的政策及常識般不如的決策。

天呀,我是個傻子,是阻礙自己仕途的笨蛋!

但我真是歡喜做、甘願受,我是血滴子,我把自己丟出去,截斷那一張張面目噁心的嘴臉。

我曾經掙扎過,我可以是戲子,粉飾太平;後來我抓住這聲聲呼喊的青春,用著少不更事的白目,死小孩般地打破沙鍋問到冏。

我不是不懂,只是這般跌撞的印記,我想嚐嚐;這些痕跡,也是對自己良心交代的證物。

 

30歲以前,直言不偽善,是特權。

 

35歲再變大魔王吧!

 

yeo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我今天買完了便當,走在家附近的街道上,我準備過個馬路到對面的Coco買最近特價的檸檬綠茶。

我在街上一直走一直走著,這時候的目的是20元一杯的酸綠,達成目的,然後?

喝掉它!

不是的,應該要先嗑便當再喝它?

七嘴八舌的自我意識念頭紛亂而起。

我走在晴天的晚上,雖然車水馬龍,卻稍有一些荒涼感,

陳子昂已經寫了詩八成寫出了當下的我的感覺。

 

漂泊地,失根的,任一種可能的形容。

最恐怖的是夏日艷陽下的悽涼;

冬日的寒冷有一杯熱牛奶或熱咖啡的假象。

 

yeo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