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言蜚語

目前日期文章:200803 (8)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我要毀掉你的人生
我要毀掉你的人生
像辣手摧毀盛開的花朵
像死在拍下的蒼蠅一樣多

我要毀掉你的人生
我要毀掉你的人生
不管是非黑白彩色結果
誰理生活總是血腥赤裸

你說
人生一向美好
這樣未免也太無聊
一成不變好想丟掉
我要毀掉你的人生太好

你說
人生曲折紛擾
想要的幸福得不到
一蹶不振悲情苦惱
我要毀掉你的人生走調

我要毀掉你的人生
我要毀掉你的人生
我要毀掉人生完美  終於墮落
我要毀掉人生變質  可憐過火

我毀了你的生活
女(男)友爭奪    懦弱 沉默 無可說
我毀了你的生活
皈依我佛  沉著 天空海闊

你說
我的人生還是還我還我
人生還是由我由我

yeo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很多事不是生來就懂,我們永遠都在學習,
我們都一樣。

yeo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當我幾近混亂的那個時期,
我失去了陪我去香港玩耍的黑襯衫,遺落在計程車上。
還有淹沒在眾多工作堆裡的MP3隨身碟,裡面有很多愛聽的歌Foxy是抓不到的。

有很多東西只能剩回憶,就像好多歌裡唱著的抓不住的風、握不住的沙、留不住的時光。
每次有這樣的情形我會憤怒地吶喊:這是什麼世界!??
又或者情節嚴重我悶了好幾天之後突然有一個爆點讓我崩潰,
歇斯底里地,不思茶飯地,......

人生就是不斷地失去,不斷地獲得的一個過程,物質或心靈上的。

yeo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我闖入擁擠如螻蟻爭食的車陣當中,
我很不舒服,
這樣的車陣像半殘不廢的馬桶,
沖不掉偌大的糞便,
塞著,塞著。

肚子裡的屎正滾著。

這是每天上班的寫照。

我在車陣中等待,
偶爾透過後照鏡看看後方的陌生人,
有時候我轉左轉右望望一對對陌生的眼睛;

很奇怪,我們並排停下機車,隔著的距離有時候比親人還小,
雖不至於是擁抱及親密的那樣靠近,
但是也夠近了。

搭捷運更是,有不得已的時候幾乎是擁抱了,可以清楚聞到陌生人的氣息。

有一次我不知發了什麼癲,
在一個需等待很久的紅綠燈前停著,
眼睛四處張望,後來對到了旁邊的老伯,
是四目相交,眼神交會,
世故的我竟不自覺地狠狠點了個頭,
老伯回敬。

後座的朋友問我為什麼要點頭,
我說:不知道,就很自然點了,眼神都交會了嘛。
(非常尷尬)
物理距離這麼近,心裡卻差個十萬八千里不止。

不過沒關係,有時候我們想到了同一件事,
遠在天邊的,卻也近在眼前。

這種感覺民歌裡的詞已經寫了,很短卻很有感覺:

答案  詞:羅青  曲:李泰祥  唱:齊豫
天上的星星  為何
像人群一般的擁擠呢
地上的人們為何
又像星星一般的疏遠

yeo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人生真的這麼有意義嗎?

雖然我是經過二手傳遞讀到的,
那是個存在主義對人生的質疑。

它說,一個嬰兒出生於人世後馬上被槍殺,那麼他的人生意義是什麼?

這個質疑也槍殺了我上一篇的以為。

拜託,你問我人生的意義為何,
「如果我有答案的話,我的人生就沒有意義了。」

引號裡的答案很奇妙,這表示人生的意義在於追尋人生的意義,
一旦你找到了意義,那麼人生就沒有意義了。
好個鬼打牆!
不過我很喜歡這樣的反覆辯證。

但是我更喜歡米蘭昆德拉的那句「人類一思考,上帝就發笑」
我著想像上帝已經high到爆。

yeo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相信一個說法,
那就是前世今生說的一個觀念,
它說,人生的每一段旅程是為了圓滿你人格的修煉,有很多困境是必須獨自去面對解決的。

於是你/妳可能面對:
交往八年的男友在妳提出想結婚後逃之夭夭,妳擔心找不到下一個;
一連串如地獄般對自我實現的打壓與唾棄;
如何地謙虛並且避免自以為是的觀點去決定別人的命運;
找不到自己的寄託所在,而且光陰虛度,長日漫漫;

這種必須一個人去面對和解決的問題可以用星光大道的節目參賽者闖關來比喻。

滅絕可能說:你的技巧很好,可是沒有感情。

然後你在之後的比賽想盡力去突破、努力、瀟灑、不惜挖出最刻骨銘心的傷痛去詮釋一首歌,最後或許成功獲滿堂采,亦或不成功,還失了原有的技巧水準。

這都還是好的,人生中有誰會這麼有榮幸遇到一個一針見血的滅絕呢?多半還是要靠自己找出問題,然後再找答案。又或許你遇到了一個導師給你了錯誤的課題,你就兜著圈子繞不出去。

燈火闌珊處有個人。
堅持可能是王道。
替別人做決定很危險。

很多事早遇到比晚遇到好,沒遇到不一定好,
哪一天從混沌中清徹了,
這段旅程人格的修煉也就圓滿了。

阿彌佗佛,阿門,......

延伸閱讀:填滿

yeo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保安!保安!可以讓一隻貓好似拍宣傳照般大牌嗎

yeo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又是一個令人憂鬱的夜,空氣冰冷,雨不停地落下來......
這樣的夜晚,我卻病態地喝著冰紅茶,紅茶倒在白色杯子上。

突然,一支看來凶狠的蚊子就在我眼前停在杯邊,
很誘人地,勾引我去打牠,
後來就在那個天雷攻動地火的時刻,
我的手掌與杯緣相碰,
蚊走、杯倒、茶灑、濕身,我不爭氣地笑了。

我笑了,又想起了幾天前發生的笑話。
(公司)
電話那頭:請問林助理在嗎?
            我:不好意思,我們這間辦公室沒有這一位耶,你要不要告訴我他的名字,他可能在其他辦公室(誠懇)。
電話那頭:他只留給我這個。
            我:沒有其他資訊了嗎?好,你等一下。
(問主管,林助理是誰,主管:就是營運長。)
            我:喂,先生我幫你轉過去。
(隔天,經過公布欄看了一下排休表,上面列了「營運長-林祝里」,這時主管經過)
            我:原來是營運長的名字!
        主管:對阿!很好笑齁,呵呵。

我無奈,卻又不爭氣的笑了。

對了!我最近很好,希望你們也好。

yeo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