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言蜚語

目前日期文章:200703 (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我很支持興建蘇花高的,一度。                                            
當時在淡水唸書每次回家都要耗個4~5個鐘頭,淡水->台北->花蓮->鳳林的家。        
回程亦然,轉車的等待與買票怎麼都買不到也是,即使站票都要站3~4小時      
讓我腿很痠。                                                       
蘇花高一開可能客運也到那裡,就不會只有北迴,選擇也多了。                
長大一點有車也快速方便。                                                
初衷便是回家能快一點,順帶的商機讓錢流進故鄉那麼何樂不為。              
                                                                        
後來今年九天的農曆春節整個台九線都被汽車佔滿的現象嚇到我了,             
『這不是花蓮!這不是花蓮!這不該是後花園!』                               
然後加上太魯閣號也夠快,蘇花高興建與否對我也就無所謂。                  
我只是要回家快一點,如果家不像家,快一點回到家便失去意義。


這是海濱一景。                    

yeo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在自嘆不如的猛男肌肉攻勢與動畫、真人虛實之間的畫面震攝後,然後nothing!
粗略解構一下此片,一個威脅、兩個背叛、一個戰爭、再一個戰爭,anything else?

其實這樣的解構真的中肯,這部片真的不用動腦,而且眾人所詬病的慢動作讓我去解個手回來馬上接上,好壞與否自在人心。

經過一些討論的提醒後我們了解,這部片的人物簡單,善極善,惡即惡,二元對立鮮明,斯巴達國王正氣凜然、300猛男慷慨激昂捍衛自由家園,與波斯王娘化妖魔化、獠牙異獸的設定淺顯,成也風雲、敗也風雲,讓這部電影變成華麗的空殼。

另外,電影跟漫畫凸顯了部份史實,也影響了觀影者對歷史的認知,誰知道國高中生看了之後會不會一輩子認為波斯王國是掠奪的混帳,而忘了斯巴達的軍國主義與雅典的假自由民主,對照影片中波斯王對斯巴達王的威脅利誘這段,波斯王說他要抹滅這段300壯士抵死不從的歷史,而電影、漫畫其實早已抹滅了史實上一同出征的900奴隸,說來諷刺。

黃花崗72烈士不止72人吧,太原500完人呢?
最後歷史是不是剩下數字以及杜政勝的亂搞?
國不可無史,國可滅而史不可滅。

除了男色、征戰、大場面,討論過後,我想,there's something.

yeo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Nana妳說妳勇於逃避,當然我沒細問,但我知道勇敢跟逃避是相對的矛盾詞,雖然這世界已沒有什麼不可能,但我覺得face the music才是王道,寫給妳也寫給自己。

太多的人寫到愛情,其實Y同學說得很對,當然她也不是第一個說的,愛情是旁人無可置喙的東西,當然也包括了無法抹滅的痕跡發酵著拿來說愁。

R同學傳給我他和女友的合照,我瞎了。
在我視力漸漸恢復之後我看到他要我為他女友打分數,於是我給了100分,我說:真是帥哥美女珠聯璧合,他說鬼扯,要說正格的,我說很好阿,不然你怎麼會喜歡她, 還問我喔?
最後這句似乎有點嗆並且有很遠的弦外之音,故他沒有回應就下線了。
當然我非常小心翼翼地不予置喙,以後你問我我都會說100分,因為俗話說得好,情人眼裡出什麼?對,相信你已經回答出來了,老梗不再贅述;其實我只是在想,為什麼還需要別人評斷,是不是不夠喜歡?是不是something wrong?

E同學跟我談到理財,當然手頭有一些閒錢不要放在銀行裡隨物價水準蒸發,適時的投資與冒險乃必要,這部份其實我也是初級生,閒聊就當打嘴炮。倒是你提到了環境與在起跑點上的輸贏問題,社會學跟傳播理論好像都有提到貧富不均造成的落差現象,比下有餘又好手好腳的我們何不知足常樂,畢竟錢財乃身外之物越多越好,錢多寡根本不重要,是非常重要(寫了什麼@~)人活得幸福就好,幸福端看自己的認知。
我記得國中的時候老師出了一題作文叫我的快樂,他居然在黑板上畫了後來大學才知道的馬斯洛需求金字塔,要我們朝自我實現的快樂去寫,我很假會另闢異途朝知足常樂去寫,分數普通,但很自得意滿地覺得自成論述不跟大家一樣挺有想法的......。這倒是題外話。

我電台直屬學姐要結婚了,屬於女方友人的訂婚宴遇到了我們家年度家族聚會也就是掃墓而我不能去,很可惜。我們有近四年不見,不過我們的關係還是維持地很好,一通簡訊、一通電話的問候都有驚人的力量,無法想像的驚人。
前年她去完周華健與李宗盛在新莊的周李二人傳的演唱會時,傳了一通簡訊,上面寫著周華健歌曲的歌詞,『你現在還好嗎?是否過著你想要的生活?有沒有人讓你真正的快樂?』,那時候工作很不開心也沒有方向,這封簡訊來得適時。

我記得很清楚,當我是小朋友去做些什麼而被否定時,她很相信我而且挺我,甚至因為覺得太可惜而激動地落淚,反而是我安慰她說沒關係,她的相挺、信念還有眼淚更有價值。這裡談的其實就是大三電台第二學期我提節目企劃被退的事情,這也是我在學長姐送舊與自己的送舊上不斷提起的一段,你不知道那股相信是當時沒自信的我重新振作的泉源。
不能去現場見證妳穿美美的婚紗很可惜,但誠心地給妳祝福。

yeo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 Mar 13 Tue 2007 00:19
  • 置頂 噬血

就像那年軍中的小蜜蜂帶來的各式飲料,那裡,我們需要的是溫度。

而這裡,如同黑夜裡出沒的伯爵蝙蝠,我們要的是豔麗的顏色-

     
紅。

yeo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Mar 12 Mon 2007 23:23
  • 置頂 fly

海邊的......
山邊的......

在城市裡很封閉,臺北盆地尤其,你要費很大的力氣才能離開,而你想做這件事時通常沒有力氣。
花東縱谷也是封閉的,兩條山脈把你限制在平行線的中間,一南一北兩端遙遠。

其實台灣很封閉的,太平洋的包圍之下,我們很需要跳脫。

山邊的、海邊的...... 我們在遺世孤島.

讓我們fly fly fly fly

yeo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零的十元銅板掉落在地板上,滾動至那人跟前。
我購買彩券,在那個人之後使用黑色鉛筆塗黑選號欄。
隔壁的包子店裡挑選著口味的那個人和我一樣愛吃肉包。

原來是你。好久不見你。你近來好嗎?
明白了什麼是見面三分情,於是交換名片,講述近況。

這世界是個大大的玩具球池,我跟你都是其一的小球,
在時間翻攪之下漸行漸遠,在途中認識了更多小球,翻動翻動再翻動,
熟悉的面孔越來越多,不預期的再見也越來越多,然後時間再次聚合我們以隨機,再見時的再見真的再見。

轉角、樓梯間、街頭、電梯、書店、公用廁所......,雖然不是最美好的姿態,
卻隨時就重新開始。

yeo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如同股市般地震盪,生活充斥著不確定性,事件起伏如同鋸齒般的曲線高低不一,常常被扎得極痛,沒有辦法冷靜思考。
在那一次的老街巡禮中我買回了沈香,在潮濕的天氣裡,在需要平靜沈澱的情緒中,煙霧裊裊,迷濛的情境裡有多一點的自以為可以有所得的哲學反芻。
關於生活有太多道理要參悟,凡夫俗子在隨波的世俗浪潮中製造一種僻靜的假象,複雜如生命,千絲萬縷理不清楚之下,那麼就停止。

在有勇氣刮出彩券、在有勇氣面對之前,讓一切都先緩下來,如煙緩慢飄盪,即使香急迫地燃燒著。

yeo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